网站地图 客户留言 在线订购 人才招聘 代理申请 链接申请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繁體中文

行业详情

全国城市公共交通安防现状提高应急水平

来源:本站原创 日期:2014/7/14 9:29:31 点击:2213 

    

     杭州公交车纵火燃烧事件当事人身份已经确认,但是事故造成的严重后果以及事后相关部门的反思不可少。针对公交车燃烧事故,社会对于公共交通的管理和防御能力提出质疑,为此,杭州公交集团对8600多辆公交车进行了突击检查。地铁1号线也从6日起加强对所有液体的检查。

      7月5日当晚,杭州公交集团组织各修理分公司的千余名管理人员和修理工,对8600余辆公交车,进行了地毯式的突击安全检查。

  从6日起已组织集团、各营运分公司、车队三级管理人员,赴各停车场,对司机携带安全锤情况进行全员检查,同时对每位司机在突发情况下的应急处置技能进行一次再教育再宣传,要求“必须随身携带安全锤”。

  杭州轨道交通也加强了安保力度。负责杭州地铁1号线运营的杭州杭港地铁有限公司有关负责人介绍,根据最新的安全防范形势,地铁1号线加强了车站安全巡逻力度,地铁保安在车站内“持械巡逻”。

  同时这对该起事故中男子携带的刺激性可燃液体,轨道交通安检环节特别加强了液体检查,所有液体均要求进行复检,一旦发现乘客携带易燃易爆物品,立即移交地铁公安处理。相关负责人称,杭州地铁1号线自3月5日全面启动安检工作以来,除了常规的安检机,也在各站配备了液体检测仪。

  公共交通安防系统现状

  杭州以外,其他城市公交系统安防状况如何?

  解放军汽车管理学院宋传平教授曾撰文称,与发达国家相比,我国城市公共交通手段相对落后,交通运行状态监控设备少、科技含量较低,缺乏交通组织、控制与交通渠化的有效手段。

  事实上,相对于公交系统,轨道交通遭受人为因素破坏的危害或许更大。公安部第三研究所王巧林、何伟等人曾撰文称,城市轨道交通大多是建于地下的密闭通道网络,疏散和通风系统相对比较薄弱,人流非常巨大,很容易发生灾难。

  据江苏警官学院副教授闵剑统计,近十年来,遭受恐怖袭击的所有目标中,轨道交通占到了近1/3,因袭击造成的人员死亡总数,轨道交通占到了近一半。

  根据王巧林、何伟等人的分类,城市轨道交通安全防范系统可分为:传统系统和非传统系统;其中传统系统部分包括电视监控系统、入侵报警系统、门禁系统和电子巡查系统等;非传统系统部分主要包括智能图像分析系统、危险品检测系统、有毒气体探测系统、易燃物探测系统等。

  轨道交通安防系统投入逐年增大。何伟撰文称,2000年,轨道交通安全防范系统资金投入比例为整个通信系统的1O%左右,到了2010年,这一比例已经上升为整个通信系统的50%左右。“在一条轨道交通线路建设项目中,用于安全防范系统的投资都在千万元以上,有的已超过了五千万元。”

  根据王巧林、何伟等人的论文,以上海为例,上海轨道交通安防系统发展经历了四个阶段。1993年-1998年,在上海轨道交通开始建设时,上海1号线和2号线的视频监控系统主要为列车运营服务,并没有纳入到安全防范体系中。

  1999年-2003年,处于列车运营管理和公安治安管理各自为政的阶段。从上海3号线开始采用国产化的设备建设轨道交通,建设部门已经意识到了视频监控系统是安全防范系统的一部分,在3号线、5号线和1号线北延伸段同步建设了运营部门和公安部门使用的各自独立的视频监控系统,同时建设了2号线公安部门使用的视频监控系统。

  2004年到2007年实现了图像资源共享,并建成了比较完整的视频监控系统,使得运营管理和公安管理部门能够各取所需。

  从2007年开始,上海对整个城市轨道交通安防系统结构统一设计,分步实施,即在线路上既有车站的安全防范系统,也有线路控制中心;既在换乘站设置控制相邻线的统一车控室,也在七个派出所配置管辖车站的公安分控中心;既有上层网的总控制中心(COCC),也有公安指挥中心等,形成了一个完整的,既有纵向控制,又有横向控制的安全防范体系,同时还实现与报警、门禁等其他系统的图像联动。

  “上海轨道交通安防系统正在向着探测技术立体化、视频信号高清化、系统设备集成化、传输系统网络化、系统控制和管理智能化的方向发展。”文章称。

  不过闵剑在文章中也坦言,南京、广州、北京等各大城市地铁中的实时视频监控系统实现了对站内、地铁列车运行的实时监控,其作用仅仅局限于事后的取证,不能做到事前的有效防范。“因此,必须配备相应的应急响应力量,做到实时监控和应急响应的联动,发挥视频监控系统的整体效能,真正做到防患于未然。”

  如何提高公共交通安全应急水平

  中国人民公安大学教授王大伟表示,公交系统都配备安检比较有难度,但司机和售票人员应该办培训班。“公共交通应该编写对付突发事件的切实可行的小手册,哪怕是很简单的东西。”他说。

  杭州公交集团称,下属各营运分公司,近期将继续开展以“防燃防爆保平安”为主题的各类应急演练,提高各级管理人员和司机的应急处置意识和水平。

  杭州公交集团安保部已制定计划,准备花6个月左右的时间,对全体司机进行一次脱产轮岗安全知识培训,进一步强化安全意识和要领,进一步掌握应急处置能力。同时,联系杭州移动电视频道,在公交车载移动电视上滚动播放应急处置宣传片。

  王大伟还认为,公交车硬件可以设计成一旦车遇到爆炸火灾,通过技术处理可以在操作上使公交车的门自动迅速打开。

  我国已于2006年1月颁布了《国家突发公共事件总体应急预案》,并颁布实施了多项专项预案和省市级应急预案。

  宋传平认为,对于我国这样一个灾害频发的大国,救灾法律体系和应急预案体系的建立健全仍然需要大力完善,要建立长效的城市公共交通应急保障机制。

  “公共交通安全涉及多个部门,各部门应建立长效的应急机制,明确好各级的职责,以便在事故发生时能快速及时地行动。”他撰文称。

  闵剑也认为应该制定科学的应急处置预案。“预案的内容包括组织机构的设置、职责的分工、人员的配备、处置原则、处置方法、设备设施及后勤的保障。加强预案的演练,通过经常的演练,加强政府各部门、公安机关以及地铁运营企业的协调一致,能按照预案程序进入危机处理状态,在发生危机的最短的时间内做出最快的反应。”他撰文称。

  以上海为例,复旦大学杨晓东撰文称,上海城市轨道交通安全应急处置架构在宏观层面,上海轨道交通安全由市政府分管副市长负责,必要时,有关轨道交通安全的信息上报可以提高一个规格,直接报市委市政府主要领导掌握,并及时向社会公布有关信息。

  而在微观层面,上海轨道交通运营突发事件应急管理工作由申通地铁集团公司统一领导;申通地铁集团安全生产委员会决定和部署上海轨道交通运营突发事件应急管理工作,日常事务由运营管理部和安全生产办公室承担。